关于我

大概已经找到人生的方向。

做想做之事,爱所爱之人。

外表粗犷但自觉感情细腻。

不够聪明但比较踏实坚韧。

相信 AI 会像电力影响 19 世纪那样影响当今及未来的世界,但对其不断出现的新技术保持谨慎态度。

喜欢 AI 的一切,目前以 NLP 为主,包括工程实践和语言学理论,会因为其中某些想法兴奋到失眠。

偏好贝叶斯和概率编程,相信这是我们认识和理解世界的方式,只不过我们试图用极大似然去刻画。

偏好 Halliday 的系统功能语法而非 Chomsky 的生成语法,但承认 Chomsky 理论在某些场景有用。